第28章 儒杀案(五)螳螂捕蝉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2037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“慌什么!”秦升的内心比那衙役还要慌乱,可当着下属还要表现的十分沉稳。

“大人,城西,发现一具无名男尸。”

秦升突然有一种想摔东西的感觉,举证间被盗、多件证物丢失,这个头疼的事还没有眉目,居然又出了命案。这真是火上浇油啊。

诶?

秦升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,怎么那么巧,下午举证间被盗,晚上城西就死了人,这二者之间,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呢?

“走,叫上仵作,一起去看看!”

……

酉时将尽,秦升一行赶到了与西桥巷比邻的西柳巷,刚才负责宵禁的四五个衙役,封闭了巷口,保护了现场。

其实呢,就算不封闭巷口,因为宵禁的原因,基本上也不会有人出入这条巷子了。

仵作仔细检查了男尸,向秦升禀报道:“大人,死者三十五岁左右,身高六尺,体态瘦弱,死亡时间不超过三刻钟,死因是约九寸的尖锐长针、从右下至左上刺入心脏导致大量流血。”

“还有么?”

“还有就是,死者两手的拇指、食指、中指,均有不同程度的老茧,四指、五指,则没有这种情况。”

“嗯?这说明什么情况?”

“这,可能与死者生前的职业有关,比如长期操作较硬的绳索、铁线一类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职业会干这个?”

“绳坊、织造,也可能,是一个经常撬锁的惯犯。”

“你是说,死者有可能是一个贼?”

“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

秦升原本郁闷的心情,突然好转了起来。如果死者真的是一个盗贼,那么他和举证间失窃案,有没有什么关联?或者说,死者能否就是盗窃举证间的贼人?

如果这一点成立,那么极有可能他身上带着的赃物,露了白,被他人发现,导致被杀。

也有可能他是急于出手赃物,被交易者所杀。

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合谋盗窃,因分赃不均被杀。

当然,不管是哪一种可能,前提都是死者必须是一个盗贼,而且就是偷到举证间证物的盗贼。

再仔细地搜索之下,没有找到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。

衙役们辨认了尸体之后,也都表示不是认识,这个人,很有可能是一个外地人。要不然,不大的永安县里,几乎没有生脸的。怎么可能没见过他呢。

秦升最后出手,作为神捕,总归是要有点超出常人的本事的。

相比于衙役们,秦升的检查,显然更为细致。

终于,在死者外衣腋下的部分,他发现了一处拔丝处,一条竖纹的丝线明显缺失了。秦升的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因为,举证间的窗户框上的一处小毛刺上,就挂着一缕不长的断丝,从颜色、材质上看,正是死者腋下外衣上刮花处缺失的丝线。

那么,几乎可以确定,死者,就是盗窃举证间的的盗贼。

至于动机,就是一个外地的、四处闲逛、流动作案的小偷儿,误打误撞偷盗了永安县县衙的举证间。

那么,两案可以并案处理了。

而且,只要找到了杀死此人的凶手,就基本可以连带追回举证间丢失的证物了。

再看看那死者,秦升不禁摇头苦笑,这叫什么,这就叫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,你自己以为偷了好东西,没想到乐极生悲。赃物无福消受不说,小命还搭上了。

那么,一个新的问题来了。

偷盗举证间证物的盗贼,已经死了,他偷盗的那些东西,显然应该已经被杀死他的凶手拿走了。那么,凶手在哪儿?

从死者的死亡时间来判断,距离现在不过三刻钟,三刻钟以前,城门已经关闭了。

那么就是说,凶手,还在城里。

将死者在僻静的西柳巷杀死,也说明凶手对县里的地形,至少对这个局部地形非常熟悉。那么可以进一步推断出,凶手应该就是永安县本地人。

随着推理的不断深入,秦升的内心激动起来了。

现在,只要自己一声令下,全城搜捕,那么凶手应该是在劫难逃。

“你们几个,现在就去通知衙署,所有能调派上的人手,都得给我出来参与,全城搜捕,缉拿凶犯,给我挨门挨户的搜!”

几个衙役一听,全都傻了眼。

神捕大人的指令传下,几个人却没挪窝,但鉴于神捕大人平日里的霸道,几个人也没敢言语,都下意识地抬头看看天,那意思是——头儿,这都几点了,让我们去叫人,这不是找着吃闭门羹嘛?

说实话,秦升在永安县衙的地位很高,县太爷也非常器重,但是要说调动衙署人力,恐怕还真难以办到。这个县衙里的公务人员,多一半都和县太爷、州里的领导沾亲带故,平日里作威作福行,要说干活儿,那是百无一能,不仅干不好,而且不愿意干。

秦升能调动的,基本也就是在场的这几个了。

一看那哥几个儿有为难情绪,秦升眼珠子一瞪:“还不快特么给我叫人且!”

那几个衙役一看秦升发怒了,万般无奈,只好迈着犹如灌了铅的双腿,朝巷口走去。眼看快要走出巷子了,猛听秦升又是一声断喝:“回来,都特么给我滚回来。”

衙役们虽然挨骂,但都一阵窃喜,神捕大人总算是收回成命了,这就屁颠屁颠地跑回来,等候新的指示。

“不要去抓凶手了,先去找凶器!”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